关闭
当前位置:站台票文化 > 铁路文化收藏的苦与乐
铁路文化收藏的苦与乐
发布时间:2016-09-20

  退休后,崔福起不仅全身心地投入到收藏事业中来,还多次自己筹备收藏展,为市民公益性展出铁路文化和历史渊源。在他看来,收藏本身就是一个苦乐参 半的过程,不仅要享受其中的乐趣与甘甜,也要从苦涩的滋味中总结经验。“和人生经历差不多,你会有得到的,也一定会有失去的”。

  惜别千元铁路套票

  如今,收藏类纸品,尤其是票证类纸品身价倍增。随着收藏者不断拓展收藏领域,原本相对“冷门”的铁路文化收藏也开始逐渐升温,很多珍贵藏品千金难求。而崔福起的眼界越来越高,也希望能够入手更多精品,但是被价格所限,难免也有错失良机的时候。

  两张票叫价千元

  今年春天,崔福起趁天气晴好去逛沈阳道,在地摊纸品中发现一套保存完好的火车票。仔细一看,喜出望外:这居然是一套20世纪50年代的铁路职工专用票和 职工家属专用票。尤其可贵的是,这两张票显然一直被保存得很好,不仅没有丝毫毛边、缺角之类的残损,就连折痕都几乎看不到。

  崔福起长期 从事专业收藏,了解古玩小贩坐地起价的习惯。他故意多挑了两样藏品,将自己特别看好的这套票混在其中,然后才叫来小贩询价。没想到其他两样藏品的价格倒还平平,只有这套火车票被叫价千元。“两张票,能便宜点吗?”崔福起习惯性地讨价还价。没想到这名初次打交道的外地小贩却并不松口:“您不知道了吧?铁路系 统的东西现在市场上特别抢手!您不要可以,我还能卖到沈阳、北京去!同一时期的其他票证价格还低一些,要不您看看别的?”

  崔福起逛市场只找和铁路文化有关的藏品,随身没有带那么多钱。而且,他也总觉得这个价格有点高了,或许过两周再看见就能便宜一些买下来。当即放下这套票,又去别的摊位寻找藏品去了。

  该出手时当出手

  回家之后,崔福起眼前总是浮现出这套票的票面图案。他思来想去,觉得这个高价要得并非全无道理。铁路系统的专用票在每个时期都不一样,随着年代而不断更 换。这套车票流通于建国初期,却由于公元纪年还不够普及,在票面上使用了民国纪年,仅从这个意义层面上说,就非常稀有。更何况铁路系统对于职工和职工家属发放的专用票,有着严格的回收机制,几乎没有外流的可能。

  崔福起回忆起自己刚刚开始收藏铁路文化藏品的时候,还曾经希望通过“内部渠 道”,求到一套职工专用票。没想到被从事行政工作的同事严词拒绝:“老崔啊!别的我都愿意帮你,但是这件事可不行。咱们是有管理制度的,回收的车票不能外流。你也能理解,我是真的帮不了你。”就连铁路系统内部都无法找到一套职工专用票,更何况是在商品门类繁杂的市场上遇到呢?这样的机会实在太少了!然而,当崔福起一周之后再去沈阳道,这套火车票已经被其他买家买走了,让崔福起心疼了好久。

  乘车证的年代烙印

  虽然铁路系统内部管理制度严格,已经回收入库的物品无法买到,但是铁路系统的同事、领导们知道崔福起的收藏爱好,都大力支持,积极为他提供藏品。其中有 一种非常特殊的藏品,是市面上几乎买不到也见不着的。这就是铁路系统专门发给内部有通勤、出差、探亲需要的员工的乘车证。

  铁路职工对自己的乘车证非常珍惜,也有着深厚的感情,但是赠送给崔福起搞收藏,似乎也是让乘车证发挥剩余价值的最好途径。

  老领导赠送乘车证

  一位老领导在得知崔福起搞铁路文化收藏之后,特地邀请崔福起去他家里做客,并且将自己的乘车证送给了崔福起。这张陪伴老领导几十年的乘车证,就这样辗转成为崔福起的藏品。

  崔福起知道,铁路内部的乘车证种类繁多,不仅使用的有效期是固定的,允许乘坐的席位也有不同:根据乘车证的不同,能够乘坐的硬座、软座、硬卧、软卧等各 种席位也有所区别。并非所有铁路员工都有乘车证,只有家在外地、经常出差的同事才能领取相关乘车证,因此每一张乘车证背后都有一个铁路员工的生活轨迹和人生故事。崔福起收藏了很多同事赠予的乘车证,都精心存放在一起,按照时间顺序排列。他的初衷是要搜集齐全各个不同年代的乘车证,一开始并没有仔细观察乘车 证的外观变化,更没有留意乘车证上的细节文字。他以为不同年代的乘车证都大同小异,只有搜集齐全才有统一陈列、展示的意义,也能自然而然地让人们看到铁路文化的变迁和进步。当他收藏的乘车证越来越多的时候,他就开始整理并且研究乘车证的年代。翻过一张一张乘车证,他的目光突然在这张老领导赠予的乘车证上定 住了:这上面,为什么多了一个章?

  独一无二的年代烙印

  在乘车证的正面,一般会有一枚圆形的单位公章,还会有一枚钢印章以及单位名称印章。但是这张乘车证上还有一枚小小的圆形印章,上面有一个“延”字。这个延字印章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?崔福起怎么也弄不明白,询问了管理发放乘车证的同事,同事也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枚印章。

  于是崔福起只能去求助老领导:“您注意过乘车证上的这枚印章吗?这个‘延’字是什么意思呢?”老领导闻言大笑:“唉呀,你们没有经历过那个时期,当然就不知道了!这枚章的意思是使用期限可以延长一年。”

  原来铁路乘车证的正面都印有使用期限,一般是一年,第二年再进行换证。这张乘车证的使用期限原本应该是1961年,因为处在国家经济困难时期,一切资源都要节约利用,因此连小小一张乘车证也通过盖章的方式破例延期使用。此后,乘车证都遵循了一年一换的规律,因此就连现在负责发放证件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这 一段特殊时期的乘车证使用过这样一枚临时延期印章。

  崔福起介绍说,纸品收藏往往会出现很多同一时期、同一种类的藏品,那么其中最具收藏价值的不一定是保存得最为完好的藏品,而可能是最为特殊且具有独特历史价值的藏品。而这一枚临时延期印章恰好让这张乘车证具备了更高的收藏价值。

  “毛泽东号”机车往事

  崔福起的收藏中,有一枚“毛泽东号”机车纪念胸章特别来之不易。“在铁路行业工作的人,没有不知道‘毛泽东号’机车的。但是你想要收藏到和这个主题相关 的藏品,却特别困难。”崔福起听说1975年,铁路系统曾为“毛泽东号”机车设计出品过纪念章,然而却多年来遍寻不得。

  一列火车的前世今生

  1946年,为了支援解放战争,中国铁路工人们经过27个昼夜的奋战,终于用废旧零件抢修完成一台蒸汽机车。这台被命名为“毛泽东号”的机车随即开赴前 线,直到1949年“毛泽东号”机车又随解放大军南下入京。那一年,中国铁路线共计2.18万公里,其中只有1.1万公里能勉强通车。随着铁路机车技术的 不断提升,“毛泽东号”机车也在不断更新换型,始终奔跑在中国铁路运输的第一线。

  可以说,“毛泽东号”机车寄托着几代中国铁路人共同的梦想。对于铁路文化收藏者而言,和“毛泽东号”机车相关的收藏是绝对不容错过的。

  亲人代为寻觅纪念胸章

  崔福起在和亲戚闲聊中,曾经提到过“毛泽东号”机车相关藏品对于铁路文化收藏的重要性。这位亲戚也在铁路系统工作,对他的收藏理想非常支持,当即询问了关于这款纪念章的款型,并且表示愿意和自己工作过的北京铁路部门的同事联系,试着寻找一下这枚三十余年前的纪念胸章。

  “毛泽东号”机车解放后隶属丰台机务段,属于北京铁路部门的工作范畴。崔福起感谢之余,也对这位亲戚的支持寄予厚望。然而随着时间流逝,他的心思也一点点淡下去:也许这枚纪念章产量太低,专业性又太强,保存下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没想到几年之后,这枚纪念章竟然被亲戚找到并且免费赠送给他。“纪念章保存 得特别好,可能也是铁路部门的同事收藏的,就这样义务转让给我,让我非常感动”。


  • 中铁纪念票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/许可证号为:京ICP备16052897号 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196号 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,如有违反,追究法律责任。